无35故事还

哲理励志 小丑鱼 浏览 评论编辑:小丑鱼

1wFlS。黑导

  穿过这个沙漠,就是风景如画的花阳湖。五位游客跟着导游行进在沙漠中。说是导游,其实是在沙漠旁的小镇上临时找来的。他用开玩笑的口吻说:“我姓黑,你们就叫我黑导吧。”

  后面的五个人都没有笑,他们阴沉着脸,看上去都不怎么开心。

  只有两匹骆驼,优先给了两位女游客,其他人跟在骆驼的后面。

  骆驼在沙漠中是很好的向导,天气并不是很热,所以他们行进的速度比较快。中午的时候他们到了沙漠中间的一个两层小木屋,这是专门搭建起来给过路的人休息用的。

  五位游客走进小木屋,围着一张破旧的木桌坐了下来。导游从骆驼身上取下水,依次给他们倒上。

  “还要走多久?”一位游客问。

  “傍晚之前就应该能到了。”导游慢悠悠地说。

  没有人跟导游搭话,屋外风沙的声音越来越大,像是一声声呜咽。但屋内却是死一般的寂静,没有了声音。

  夏宇是第一个醒过来的,他用右手狠狠地敲打着太阳穴,总算眼睛能睁大一些了。接着他摇了摇身边的林依薇,林依薇昏昏沉沉地抬起了头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她问。

  夏宇没有回答,而是在桌子上拍出很响的声音:“大家都醒醒。”

  其他三个人依次醒了过来,睡眼蒙眬。他们互相看着对方,面面相觑,林依薇首先发现了桌子中央放着的纸条,她伸手去拿,却被对面的男生一把抢了过去。

  “首先祝贺你们午休愉快,同时谢谢你们的财物,我不能送你们去花阳湖了。如果碰到去同一个地方来这里休息的旅客,请你们跟他们一起顺路。银行卡我没有拿你们的,花阳湖附近有自动提款机。祝你们一路顺风。黑导留。”

  抢过纸条的男生读完这段话后,其他四个人马上检查了自己的旅行包和口袋。

  钱、手机,还有一些值钱的首饰都不见了。他们果真遇到了黑导,中午喝的那杯水看来是被下了药的。

  “该死。”夏宇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。手中拿着纸条的男生最先平静下来,他蹲在一张椅子上,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“最多就等一等嘛,下一个旅行团经过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走了。而且我还挺想体验一下在沙漠中过夜的感觉呢。”男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塔罗牌,“我叫叶枫,你叫什么名字?你们俩是情侣吧,要不要我给你们算一下感情。”

  “我叫夏宇,我不相信这种东西。”夏宇站起身来走到木屋的外面,他只想尽快地离开这里。

  林依薇马上跟了出来,她把手伸到夏宇的前面:“那个黑导拿走了我的戒指,你送给我的,看来真的是分手旅行,老天注定了。”

  “正好,免得你扔了可惜。”夏宇面无表情。

  林依薇被呛了回来,鼻子有些酸,她背着旅行包突突地往前走:“你们在这儿等吧,我自己去花阳湖,我不想跟你一块走。”风沙中夹杂着林依薇委屈而又生硬的声音。

  夏宇从屋里拿出旅行包追了上去。两人拉拉扯扯地往前走,慢慢地变成了两个黑点,消失在沙丘的后面。叶枫见剩下的两人都没有要跟上去的意思,也坐了下来,桌子上放着另一个男生的旅行包,上面歪歪斜斜地画着几个字:柳青文。大概就是他的名字。

  “柳青文?”叶枫低声念了声,随后问道,“你们俩认识吗?”

  男生点头默认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又摇了摇头,否认他跟另一个女生认识。他站起身来,从旅行包里拿出画板,一声不吭地走出了屋外。

  “原来是个画家。”叶枫笑了笑,他朝剩下来的女生说,“你呢,叫什么名字?”

  女生坐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,脸上没有什么血色,干净而苍白:“我叫茉莉来自。”

  “要不要我帮你算一下?”叶枫扬了扬手中的一张塔罗牌。

  “不用了,算不算都一样。”茉莉说话的声音很小,她将手腕抬起来,然后愣了愣,朝叶枫说道,“我的手表被拿走了,你知道几点了吗?我要看了时间才能吃药。”

  叶枫摸了摸口袋:“我的也被拿走了,那个……你每天都要按时吃药吗?”

  茉莉点了点头,从旅行包里将药掏出来,拿矿泉水艰难地咽了下去。

  2。归来

  柳青文就站在木屋的前面画画,他的眼睛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,叶枫站在他的后面很久了他都没有发现,以至于他回过头去的时候吓了一跳。

  “你在画什么?”叶枫抱着双手偏着头。

  “沙漠。”

  “你画得一点都不好看,像泡狗屎。”叶枫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  柳青文慢慢地收起了画板,满脸的挫败。“我果然是不适合画画的。我爸妈说让我不要再画了,要把时间用在学习上。”柳青文尴尬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画画的都应该是疯子。”叶枫靠在了门框上,“你看梵高把自己的耳朵割了下来,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。你不一样,你整个人看上去太正常了,不会做出轨的事情,所以也就画不好画了。”

  柳青文沉默了半晌,突然回过头来盯着叶枫的眼睛说:“如果我把你杀了,算不算出轨的事情?”

  葉枫的心脏猛地收紧了一下,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原来的神态:“那会是个很刺激的事情,最近真的很少有刺激的事情,生活太无聊了。”

  茉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。她抬头看了看天,灰蒙蒙的,好像就要下雨了。

  “看来今天是不会有旅行团经过了,天气太恶劣。”叶枫望着远方说道,“我们今天要在这里过夜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倾盆大雨就呼啸而至,空气中原本干燥的灰尘味儿带着湿气显得更加浓烈了。视野能及的范围越来越小,天空更暗了,好像黑夜提前来临了一般。木屋的屋檐很小,他们很快退回到了屋内5+3+故+事+网

  茉莉坐在屋子的一角,拿出一本言情小说开始看。柳青文摆出一副不想搭理叶枫的神情,一个人坐到靠窗的位置,盯着窗外的雨开始发呆,无聊的叶枫只好一个人玩塔罗牌。

  时间静静地走到了傍晚。

  叶枫突然说道:“我刚才替夏宇他们摆了一下塔罗牌,他们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了,但也可能是魂魄回来了,尸体还留在沙漠里呢!”

  还是没有人回应他,刷刷的雨声让屋子里显得更加寂静,甚至有点恐怖。

  “咚,咚,咚”。敲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柳青文和茉莉的身子同时抖了一下。他们把目光望向了叶枫。这样的雨天,这样的沙漠,会是谁来敲门呢?叶枫开始没有动,敲门声却依然在继续,像是催命的钟摆。

  “胆小鬼。”他站了起来,大步地走到门后。

  门打开了,夏宇和林依薇就站在门口,他们回来了。背后的天空突然劈下来一道闪电,叶枫看到了夏宇和林依薇的脸,比茉莉的还要苍白。

  茉莉想起刚才叶枫的话有些害怕。叶枫倒是很平静地问:“你们怎么回来了?我還以为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已经到花阳湖了。”

  “我们迷路了,不知道怎么就又转到了这边。”夏宇扶着林依薇坐了下来,回答道。

  “今天晚上注定是个无聊的夜晚。”叶枫叹了口气,又故作神秘地说道,“给你们讲件事,我这次出行之前问过我一个朋友,她是个神婆,很灵的。她说我这次出行将是五35故事还。当然,也可能是无35故事还。她不肯确认是哪一个,因为那是天机。”

  “简直是无稽之谈。”夏宇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  “你不觉得很凑巧吗?我们刚好是五个人。”

  茉莉听到这句话在心里抖了一下推荐。火堆因为没有添加新的柴火而慢慢地小了下去,暗红的光亮像是夕阳西下。这时林依薇说道:“上面有三间房,你们上去睡吧,我和夏宇在下面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真是没劲儿。”叶枫吐了一口气,“本来还想刺激一下的,现在什么心情也没有了,睡觉去。”他站起身来走到楼梯旁,突然又折了回来从柳青文的身边经过,低声地说道,“你的画真像一泡狗屎。”

  柳青文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,他看到叶枫已经端着一盏油灯上楼去了。然后他继续在窗边看了一会儿雨才站起来。他将旅行包提起来放到桌上,从里面拿出画板和画笔,想了想又拿了一把小刀塞在口袋里,这才慢吞吞地上楼去,茉莉默默地跟在他后面上了楼。

  林依薇的头不自觉地靠向夏宇的肩膀,夏宇伸过手臂搂住林依薇的腰。林依薇悲伤地说道:“本来说好是分手旅行的,戒指也丢了,什么都是一团糟。”

  “我们不要分手了,好不好?”夏宇盯着林依薇的眼睛。

  林依薇点了点头:“嗯,我们以后不要再吵架了。”

  他们互相依偎着睡着了。

  沙漠上呼啸的风声依然在继续,像是永远也不知道疲倦一般。

  林依薇半夜的时候好像被楼上的脚步声惊醒了。她蒙眬中问了一句:“谁在楼上走啊?”夏宇轻轻地拍了拍林依薇,说道:“没事呢,也许是老鼠,或者是他们谁上厕所呢。”于是两个人又沉沉地睡去了。

  3。去又复返

  稀薄的光亮缓缓地照射进来,像是一只悄然探进木屋的手。

  急骤的敲门声打破了原有的沉静,让夏宇和林依薇猛然惊醒了。林依薇的身子缩了缩,看着夏宇。

  “谁?”夏宇问道。

  敲门声依然在继续,却没有人回答。